發佈時間:2021-03-16

  

       小麗的爸媽離異後,爸爸帶着她重新組建了家庭。16歲的小麗因為無法融入新家庭,決定獨自出國讀書。然而逃避無法解決問題,即使身在國外,小麗與新家庭的矛盾衝突仍日益加重。在與新家庭對抗期間,小麗拒絕好好學習,學會了抽煙、夜不歸宿,在她的胳膊、手腕上,經常出現刀傷。後來小麗已無法正常上學,休學在家,併產生了自殺的念頭。

  小麗是北京兒童醫院精神心理科心理治療師閆瑞穎的一名患者。閆瑞穎告訴中青報·中青網記者,重組家庭的孩子常常會覺得自己是多餘的,自我意識特別低,性格上也會更加敏感、易激惹,覺得重新組建的家庭不是自己的家,需要看新爸爸或新媽媽的臉色,經常鬧到要離家出走、自殘,甚至是自殺。

  年齡大一點的孩子叛逆,年齡小的孩子會“身體疼”

  閆瑞穎表示,重組家庭的孩子在原生家庭破裂時,已經遭受過了一次創傷,面對重組的新家庭,對於他們而言是人生的又一場變故。面對這場變故,年齡大一點的孩子正值青春期,會變得更加叛逆,比如離家出走,結交不良的朋友,有自殘、甚至自殺的行為;而年齡小一些的孩子則會表現為軀體化症狀,比如頭疼、肚子疼,“小朋友表達不出來,就會壓抑下來,整個人也會變得更退縮,不怎麼喜歡與人交流,愛哭泣。”

  小麗剛開始接受治療時很抗拒,閆瑞穎問她什麼都不回答。後來,隨着治療進程的推進,小麗漸漸地打開心扉,説出了那些讓她痛苦的事。在小麗的眼裏,“新媽媽是一位惡毒的女人,奪走了爸爸”。在這樣的有色眼鏡之下,新媽媽對小麗的一些關心行為會變成對小麗的指責,比如看到小麗割傷了自己,新媽媽也會着急,告誡小麗以後別把自己弄傷,但是小麗聽了以後反而會更生氣。

  閆瑞穎説,小麗表達出她這些壓抑的想法,其實也是在打開心結。經過兩三個月的治療,小麗已經開始接納新媽媽,兩人的關係好了很多。

  閆瑞穎解釋説,新的家庭需要一段時間的磨合,無論孩子還是成人,都需要相互熟悉和適應。尤其是年齡偏大一些的孩子,他們往往需要更長的時間來接受新的家庭成員,他們需要家長的愛、耐心、尊重和陪伴。

  閆瑞穎補充説,不論是親生爸爸媽媽,還是新來的爸爸媽媽,在與孩子相處時一定要及時地坦誠溝通,不要積壓情緒,亦不要妄加揣測,夫妻相處也是如此。

  把對伴侶不切實際的期待調整到客觀水平,反而能促進新的親子關係

  在小麗痛苦的同時,小麗的新媽媽也常常不知所措。有一次,新媽媽正在喝水,恰巧碰上小麗從房間出來,她沒有和小麗打招呼,結果小麗就覺得這位新媽媽不喜歡她,討厭她。新媽媽驚異於自己的這個無心的“不作為”會給孩子帶來這麼大的傷害。自此以後,新媽媽在家裏不管正在幹什麼,看到小麗都會很熱情地打招呼,生怕少説了一句話讓小麗再次覺得被傷害。

  新媽媽向閆瑞穎傾訴説,別人在家都是很放鬆的狀態,而她在家卻很緊張。看到小麗自殘時,新媽媽急切的關心卻讓小麗覺得是一種指責。新媽媽事後反思自己是不是應該對小麗的生活少干預一些,但是卻會被小麗的爸爸説,要多關心關心小麗,像親生母親那樣。

  閆瑞穎表示,這是重組家庭父母經常會犯的一個錯誤,“夫妻雙方要正確而客觀地看待新的親子關係,不要活在脱離實際的幻想中,不是親生的父親或者母親,這是客觀情況。對方可以很愛您的孩子,甚至超過孩子的親生父親或者母親,但不能期待所有一切都像親生父母一樣。當親生父母把對伴侶不切實際的期待調整到客觀水平時,往往能夠看到對方的好,這樣反而促進了新的親子關係和夫妻關係。”

  此外,閆瑞穎還建議,繼父或者繼母不要在孩子面前批評他的親生父母。無論如何,孩子都是愛父母的,當他們聽到那些不好的評價,反而會破壞新的親子關係。要允許、鼓勵孩子愛他的親生父母,“有些繼父或繼母覺得我對你這麼好,你卻還是愛那個都不怎麼管你的爸爸或者媽媽,覺得心理失衡,甚至抱怨孩子沒良心等。其實,當繼父或者繼母更寬容時,反而能夠促進親子關係的發展,孩子心裏會為繼父或者繼母留出一個温暖的空間”。

  最後,閆瑞穎特別強調,孩子的親生母親或者父親,千萬不要因為覺得虧欠孩子就過度補償孩子,溺愛反而更不利於孩子的成長,也不利於孩子與他人建立良好的人際關係。